“南海前哨鋼八連”榮譽稱號絕不是浪得虛名,過硬高強度的訓練令連隊戰士個個都是一專多能的好手——
  司務長能打炮裝填手能測距
  
  鋼八連正在進行軍事科目訓練
  
  鋼八連正在進行軍事科目訓練
  文/羊城晚報記者 王普 通訊員 曾政雄 周建明 劉謙
  圖/羊城晚報記者 宋金峪 攝
  隨著澳門回歸,橫琴荒島變成了開發熱土,島上高樓林立,車水馬龍。為了支持橫琴開發建設,鋼八連顧全大局,三次搬遷,從小橫琴島的風吹羅帶到大橫琴島的馬尿河,再到大窩山,越搬越遠。鋼八連的營房變靚了,設施變好了,環境變美了。生活條件有了改善,但戰鬥力始終不減。
  小島很偏僻,針對海島作戰的獨立性、執行任務的多樣性,連隊開展裝備互換、崗位互換和人員互換的“一專多能”訓練。連隊里,軍醫能指揮、司務長能打炮、電臺兵能計算、裝填手能測距,人人都是海島“活地圖”、裝備“一口清”。
  能打勝仗的連隊
  2011年9月的一天,天未破曉,鋼八連一門門隱藏在海島洞庫的火炮已卸下偽裝,進入陣地,準備接受上級組織的精準射擊考核。然而,就在火力打擊即將展開之時,海面突然颳起了大風,並下起了雨。靶標在波峰浪谷間忽高忽低、時隱時現。上級導演部的徵詢電話打到連指揮所:是否需要推遲射擊時間,得到的答覆是:考場就是戰場,不需要推遲。
  風雨中,官兵們憑著平時練就的惡劣條件下夜間射擊要領,緊張有序地裝填、瞄準、擊發,隨著火炮轟鳴,一處處靶標在海中被炸開了花……考核結束,炮彈全部命中目標。上級首長稱贊:這是一支能打勝仗的連隊。
  睡覺也要睜隻眼
  鋼八連的前身是身經百戰之師,從白山黑水一直打到南海之濱,進駐橫琴島後,擔負起守島固防的重任,防區海域就是伶仃洋,當年,民族英雄文天祥在這裡以身殉國卻不能衛國,面對英魂,官兵們發出鏗鏘誓言:要當能打勝仗的海防尖兵!
  連隊認準一個理:要艱苦奮鬥、拒腐防變,就要拒“和平積習”之腐、防“八旗子弟”之變。多年來,連隊始終保持“睡覺也要睜隻眼”的警覺,每半年開展一次“析戰例、學戰將、研戰法”活動,每季度組織一次環島拉練,每月舉辦一次軍情海情研究,每半月進行一次形勢戰備教育,增強“海島就是陣地、前哨就是前線”的戰備觀念。
  貼近實戰練硬功
  2013年5月22日,珠海遭遇20年一遇的暴雨,市區大面積水浸,部分地區受淹嚴重。凌晨5點,連隊接到上級通知:香洲區南洋埔村近3000名村民被困水中,要求連隊立即趕往該村配合轉移受災群眾,搶運重要物資。
  經過6個小時連續奮戰,連隊官兵和友鄰單位一道,共營救被困群眾35人,安全轉移群眾千餘人、物資5噸多。完成任務回到營區時,已是下午1點多。按計劃,下午兩點半是警備區組織的軍事考核。考慮到官兵剛剛搶險回來,考核組表示考核可以推遲一天,沒想到連長劉雙鳳卻態度堅定:“不需推遲,按計劃實施考核吧!”
  最終,雖然在疲勞條件下應考,但考核成績依然出色,這也讓官兵看到了自身的潛能。連隊以此為契機,加大了高強度訓練力度,錘煉官兵在惡劣氣候和疲勞條件下的走、打、行、藏硬功,訓練更加貼近了實戰。
  技術攻關解難題
  2013年,海防八連配發新式自動步槍,官兵們喜上眉梢,但同時煩心事也來了:幾次新武器夜間射擊,全連及格率只有40%左右。
  連長坐不住了,立馬召集骨幹成立技術攻關小組。帶著大家連夜研究微光條件下的射擊難題,找準夜間瞄準難點,研製出“自動步槍夜間簡易瞄準器”,連隊射擊及格率一下子躥升到90%以上。
  劉雙鳳連長在一次組織實彈射擊時發現射手的子彈都是由壓彈員壓進彈夾,他想道:“真打起仗來,誰來替你壓子彈?”他要求重新射擊,還規定從壓彈開始計算射擊時間。一輪下來,戰士們漏洞百出,有的戰士壓彈技術不夠熟練,錯過了最佳射擊時間。這次經歷讓連隊戰士明白:平時不會壓彈,戰時射得再準也白搭。編輯: 何平  (原標題:“南海前哨鋼八連”司務長能打炮 裝填手能測距)
創作者介紹

浴室漏水

jz39jzyam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