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早晨7點,當大多數人還在趁春節假期睡“懶覺”時,楊偉一番洗漱之後,已急急忙忙地奔向了機場。雖然這幾天是春節大假,然而對楊偉來說跟平時沒有什麼區別,因為大家耍假的時候,正是他最忙碌的時候——今年已是他連續7年在工作崗位度過春節了。楊偉是雙流國際機場安檢站旅檢一科分隊長。而他只是機場春節期間堅守工作崗位的上千人中的一個。像他這樣連續多年在除夕晚上未能與家人團聚的人還有很多,正是因為有了他們堅守在崗位,才讓更多人能方便而快捷地與親人溫馨團聚。
  與家相距僅30公里
  卻不能與家人團聚
  昨日的雙流國際機場迎來了節後的返程客流高峰。上午10時,記者看到,儘管T2航站樓開放了所有安檢通道,但是安檢口前仍然排著長長的隊列。人群中,楊偉跟他的同事們正精神抖擻對出行旅客進行安全檢查。“每天上午9時至12時都是出行高峰,都有這麼多人。”楊偉說,今年大年初一不見客流量明顯減少,這與往年明顯不同,所以春節期間所有安檢通道都開放了,每天僅旅檢崗位工作人員就有250多人,加上行李檢查、候機樓守護、道口檢查等崗位,每天有700多人堅守在安檢崗位上。
  今年34歲的楊偉已為人父,他的小孩已滿兩歲。除夕那天,他的父母親及岳父岳母等都在他家團聚,然而他卻仍在機場上班,只在工作間隙向家裡打去電話,在電話里給長輩拜年。“我是家裡的獨生子,我知道父母親也希望我回家團聚,一起熱熱鬧鬧,雖然機場離家僅大約30公里,但從事了這份工作,就應該時刻盡到職責。”說到此,楊偉的眼眶開始濕潤,隨後他話鋒一轉露出淡淡的微笑,“好在已連續7年這樣度過春節,也習慣了。”
  楊偉說,春運期間客流量非常大,工作量也非常大,每一個班要從上午9點持續到第二天上午9時,由於加班,他在除夕和大年初一連續兩天都在安檢崗位上度過,“專註於工作,幾乎忘記了這幾天是春節。看到旅客提著大包小箱匆忙往家趕,旅客一家人歡聲笑語出游時,偶爾才會觸動我想起我的家人,想象著他們在做什麼。”上完班回到家就躺在床上補覺,所以從除夕到大年初三,他與家人見面時間不超過12小時。“我現在最大的願望,就是能有一年與父母親及妻子、孩子在除夕夜歡聚一堂,一起看春晚直播。”楊偉說。
  機場旅檢工作是一項極累的工作。記者在現場看到,工作人員對旅客進行人身檢查時,面對每名旅客至少要彎一次腰、舉兩次手,這樣重覆著。“一個班下來,每天要彎腰大約2000次,所以旅檢工作人員幾乎都患有頸椎炎、腰椎炎。”楊偉說。
  連續9年堅守崗位
  為的是讓旅客過節“不著急”
  其實,楊偉只是春節期間仍堅守在工作崗站上的上千名機場工作人員中的一個。
  張梅是機場行李寄存與失物招領處的工作人員。今年是她連續在工作崗位上度過的第九個春節了。與其他同事一樣,她春節期間每天都在工作崗位上忙碌,每年的小長假、大長假對她們來說跟平日沒有什麼差異——真有什麼差別的話,無非是出行旅客增多,前來寄存行李、認領失物的人更多,工作較平時更忙。
  張梅是達州人,8歲的娃娃本在成都讀書,然而春節期間由於她跟丈夫都要在機場崗位上忙碌,所以在春節這個與家人團聚的日子里,她的孩子卻只能讓姥姥接回達州老家。每天忙完工作回到家,她才能給家裡打電話問候並送去祝福。張梅說,她的丈夫在機場機坪工作,由於工作崗位的特殊性,上班時間不能接聽電話,而她與丈夫的下班時間重合得也很少,所以春節期間他們倆雖然都在成都,但彼此碰面時間很少,通電話時間也很少。
  “家裡人都很理解和支持我們的工作,每次通話,父母親都忘不了叮囑我們要註意身體。看到旅客們歡天喜地與家人團聚,內心還是感到有點兒酸楚,為不能陪父母親和孩子過節而感到遺憾。但是每次聽到前來認領失物的旅客連聲道謝時,這種酸楚和遺憾就會被自豪和幸福感所淹沒。”張梅說,春節期間旅客攜帶的行李比較多,也容易在機場落下,機場每天拾到的遺失物較平日增多,其中以手機、錢包、旅行包等居多。據統計,僅大年三十和正月初一兩天,機場失物招領處就收到35件旅客遺失物,至昨日已被認領走13件。
  “遺失了東西,旅客會非常著急,我們收到旅客遺失物後,都會想盡一切辦法與旅客及時聯繫,有的是旅客發現後與我們聯繫。”張梅說,看到旅客認領到遺失物後的欣喜面龐,她們內心也會油然涌動高興勁。張梅借本報提醒旅客,如果發現在機場丟失了物品,請及時與機場失物招領處聯繫:T1航站樓(028)85206200,T2航站樓(028)85207230。本報記者 楊富 攝影 王若冰  (原標題:與家相距僅30公里 春節卻不能與家人團聚)
創作者介紹

浴室漏水

jz39jzyam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